内谁请叫我八仔

grenade(1-23)让你一次看个够吧。

留存,明天看。

肥美帝:

忘记说设定了:包子以前是男妓,现在是Chris的助理。Chris是竞选总统的人,AU是命运规划局,就是你丫不按照我给你设定的路走我就让你失忆。┑( ̄Д  ̄)┍


不喜欢不要看,拜托。


第一part: 


第二part:


第三part:


第四part:


被屏蔽的第五part:(微博我是在电脑上链接的点不开可以直接去搜我的微博:笔墨探花看,今天发的长条微博就是啦!再次致歉。)


新更新。


chapter22-23


chapter22




sebastian靠着墙壁看着电梯缓缓上升,打了个哈欠将眼睛从包里取出来戴好。托这种“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恋爱模式的福,他们每次见面的时候总会说不到三句话就开始脱衣服……不,甚至他觉得自己的车还没有行驶进Antony家的庄园那个人就开始准备自己了,要不然怎么会sebastian一推开门就是视觉上的肉体盛宴等着他?


他不是不喜欢性,他和Chris都年轻力剩,基本每天都能见面,所以约定的私会日也,的确,只是为了“日”而存在的,该谈的工作时都谈完了不是?


但是该死的,他……他有点怀疑他的男朋友是机器人了,真的。


sebastian自诩为性 爱高手,毕竟经验技巧在呢,可另外一个……简直就是不要命的蛮干!他在被操得神志不清的时候总算是了解到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窒息游戏了,在好几次被压着 操 到呼吸都困难时,快 感也是加倍的。


每次他瘫倒在床上抱怨时,那个人总会笑着吻遍他的脸,然后是脖颈和后背,嘟囔着说用力的是自己Baz你只是享受巴拉巴拉,sebastian无言以对的同时那个人又会把硬起来的家伙再次塞进去……后果往往是今天这样,他请了半天假休息,然后被彻彻底底操 了一顿操到想哭的余韵还在,导致他的屁股总有一种夹着棒球棍的错觉,而且腰疼,黑眼圈严重……


这也许就是他换了宽框眼镜的原因。


sebastian鼓着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打起精神来,送文件的时候一定要骂他一顿!


然后对着镜子里那个有些稚气又控制不住眉角笑容的年轻男人笑了。


I'm falling in love with him。


That's amezing!!


他耸了耸肩,步伐轻快……不是太轻快的踏出了电梯,走廊里居然人烟稀少。


结果一转角他就看到了大型的会议室里站了很多人,Chris Evans的浅绿色衬衫袖口卷了起来,露出好看的手臂肌肉,左手捏着一个棒球抛到右手。


噢,这个人又在紧张了。


对了,今天是第一次CF台主办的全国性的网名投票结果的公布日。


他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sebastian估计了挤到对方身边的困难程度之后对着站在门口处像是做外联的女士微笑,女人的高跟鞋在厚厚的地毯上点着,对着他露出一个紧张的笑容之后直直的抓住了他的手。


这个工作牌上显示叫做Joan的女孩儿的手冰凉又汗湿,sebastian内心轻轻的叹气,他知道这个结果对这些默默无闻的工作人员而言意味着什么,他们努力了两年,有些甚至是三年四年,还有更早的,比如这一刻站定在Chris身边双手抱着胸的Antony,那个家伙,说不定在Chris当选学生会长的时候就开始觉得对方有成为美国总统的可能了。


一路上陪着他,鼓励他,甚至可以说是动用一切资源来扶持他……“我们会赢的。”他抽出自己的手,虚虚的放在女孩儿瘦肉的肩膀上,Joan抬起头对着他惊奇的微笑,sebastian耸了耸肩:“我就是知道,那是Chris Evans!”


他看向那个人眼睛弯了起来:“你舍得让他输吗?”


Joan翻了一个白眼:“hell,no!!”


然后Chris看向了他,本来是短短的一瞥就回头的,因为他的姿势又很快回头看了一眼。


sebastian吐了吐舌,指了指会议室墙壁上的电视,然后对Chris做了一个I love you的口型,果然,他的男朋友还是很好哄的,下一刻就咬着下唇扭过头,耳朵有些红,在透过玻璃照进来的阳光下煞是好看。


sebastian一瞬间忘记关心那个结果了。


不,他是完全屏蔽了其他的声音、画面、触碰……嘿,那个人,那个惊喜的跳起来和Antony击掌的男人!


他,他在发光!!


sebastian的心咚咚的跳动起来……他深深的吁了口气,手掌按在自己心脏上,又想劈开眼前的人群直直的达到那个人身边紧紧的粘着又想懦弱的逃开。


如此的爱他……


下一刻,他被人吊着脖子跳到了身上,女孩儿的尖叫带着兴奋至极的啜泣:“啊……我们赢了!!我们赢了网络票选!!!啊……I LOVE YOU!!mua!!!”


“Oh,oh……小姐,Joan……”,他本来觉得自己应该绅士的抱着对方拍拍后背以示安慰的,但是,但是他接到了好几个眼刀,当然最主要的来自于自己的男朋友,还有因为自己男朋友愤愤的看过来时不专心容易害怕被发现而担忧的Antony的,等等,为什么那边角落里的网络部的Bill拍掌也不积极了?!


他理智的将Joan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然后在一群人狂欢之际离开了会议室。


他手里掌握着Chris的社交账号呢,赢了是好事,赢了之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sebastian回过头,默默的挑出手机将会议室的情景给拍了下来,他甚至都没有做任何的后期处理,这张照片的主角不再是Chris,而是一个闭着眼感激祈祷的女性职员。他旁边的本来应该规规矩矩的金装青年兴奋的蹦了起来,隐约露出腹部线条,周围很多人拥抱交谈,而认真看,才能看到一脸思索的Chris Evans,他在照片里不显眼的角落里,双手握拳撑在桌子上,手腕上那条象征着赞成性自由与性文化多样性的LGBT彩色编织链取代了他的Armani腕表。


他弯着腰,阳光给他的棕发镀了一层柔和的金色,眼神带着温柔的感恩与满足,嘴角有些翘起,不过他身后拍着他背脊给他安慰的Antony给他增加了一丝的严谨与责任感。


sebastian在电视台直播结束之后将这张照片发在了Chris Evans的私人社交账号上,附词是:mad&proud,pray&destiny。


至于共和党的官网?得先看对方的反应。狗急跳墙就痛打落水狗,假兮兮的恭喜场面话那大家都虚情假意……sebastian抖着脚看着twitter上转发和留言的人,然后打开自己早就写好的感激语句汇总表的文档,心情极好的挨着回复……对,Chris Evans没有时间可是他的助理sebastian有的是时间与心情。


关于Chris Evans的一切,都必须尽善尽美。


sebastian不允许任何人不喜欢他……他那么棒!!


“Chris Evans终于在除了胸围这一方面之外又赢了Alexander一次!”???sebastian鼓了鼓嘴打开了另外一文档,“小子,你找抽是吧?!”


“恭喜你!你说对了诶!看来你的智商很快要超过你的唧唧长度了呢!”不行,未来的总统不应该这样说话。“感谢关注哦!我也觉得您是对的!真心觉得你的智商有A到Z那么长!P.S,别低头看键盘!毕竟您从来不会听我说对吗?”sebastian麻利的点击了回复。


很快他的这条回复就在此被转了出来,留言清一色的“lol”……他的心情再次变好,正想着要去接杯咖啡多放糖和奶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来自Chris Evans的召唤。


说实话,他的心又开始紧张了。


真是的,明明他们已经互通了心意,可在慢慢的相处过程中sebastian却发现自己好像还能再更爱他一点似的,简直和陷入初恋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


他匆忙的抱了几份无关的文件,一路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虚的关系,总觉得来来往往的人虽然面带喜色,但看向自己的目光格外的,耐人寻味。


包括本来笑着和Chris聊天的Antony,看到他推门进来本来就大的眼睛明显的往外瞪了好几个度,“嗯……”Antony扭头看了明显脸色不虞的chris,指了指门口:“那我去安排了。”


路过sebastian的时候还一脸的你死定了朝他挥了挥手指。


好吧,sebastian的确是死定了。如果他只是因为Joan抱了他(在他男朋友你抱了那个女孩儿!)丢半条命的话,那么,因为他脸上残存的口红,他的另外半条命也交代在这间设施完善得有些过头的办公室里面了。


两个年轻力剩的“禽兽”一拍即合,sebastian没有丝毫的扭捏坦然的躺在那张超大的办公桌上和他的男朋友玩了一次office play。


当然,事后把嗅着气味猜测出的Antony吓得差点心率时常,并表示以后再也不想触碰那张办公桌了,在sebastian若有所指的望向那张沙发时,他们的战友长吟着抱怨要扣掉sebastian的工资给Chris的办公室换一张沙发,嗯,窄一点儿的!


sebastian和Chris都哄笑了起来,Antony气呼呼的看着他们,最后还是跟着笑了。




chapter23


共和党内部的欢庆会是sebastian和综合部的kaly一起安排的,本来还有一个履历里有举办大型宴会经验的叫做fronia的年轻女孩儿,sebastian心有余悸的拒绝了帮助,看到kaly在被Chris点头致意时微颤的身体和冒光的双眼无奈的摸了摸额头,kaly已婚,不过喜欢壮实又英俊的男人。


他们包下了Mackie家族旗下的一个酒店的一整层,会场布置什么的,sebastian也尽量的往欢快那边靠,就连Chris的服装他都选择了有点傻气却显得很年轻的粉色,好吧,是时候让他们的boss穿回让人非议的穿衣风格啦!


他甚至发信息让Chris带上了他那顶一直坚持不扔的棒球帽子,上面有一个傻气冲天的“S”,那个人执拗的说这代表着“sebastian”,“所以我必须坚持!我不会扔掉的!”


于是在就会差不多开始了,他们的未来之星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穿着粉色的紧身T,胸脯鼓胀,还有大大的灰色运动裤,哦,手机什么的应该是大咧咧的塞在运动裤的兜里了,晃来晃去的,裤脚有些卷边了,不过遮住了那双非常潮流的某品牌的荧光色运动鞋算是个好消息吧!


噢……天哪,那顶杀气冲天的帽子被他反向戴在头上了!棕色的毛发从帽子的搭扣里面冒出一笑撮,他身边雅痞打扮的Antony忍着笑扭过头。


sebastian低吟了一声,幸好这只是内部的,幸好只是内部,幸好只是内部!


不管那顶该死的帽子上有什么字母代表着什么!!有它没我有我没它!!


sebastian的怒气来的汹涌去的彻底,在那个粉色T笑容遮不住的男人被推上舞台的时候他还想着毕竟仕途这么久,场面话怎么都会说几句……结果,他看到了什么?!


不,是他听到了什么?


那个粉红色的金刚芭比姿态少女的在唱烂大街的《call me maybe》!!


“Where you think you're going, baby?


Hey, I just met you,


and this is crazy,


but here's my number


so call me, maybe?


It's hard to look right at you baby


but here's my number


so call me, maybe?”


翘了小拇指!!而且在最后的那句call me maybe之后为什么,为什么还会,会朝着sebastian的方向打了一个手枪?


是真的,手指姿势的枪!


等等,为什么我身边的kaly呼吸急促的捂着胸口慢慢倒下?!那一枪是给我的!


sebastian脸色通红的将刚才被吓洒大半的红酒给一口干掉了,然后又被跳上台去摸着大腿准备脱衣服的Antony给呛了一口。


噢,这一群闷骚的男人啊……


他拍了拍衣襟前沾上的酒渍,无意间瞥到了角落里的钢琴……他很小的时候,还没从罗马尼亚漂泊到这个梦之国度的时候,他妈妈曾经教过他一些很基础的知识,像是指法和音符,他自己的学会了《Privea în oglindă》,因为节奏比较欢快,而且,他妈妈经常哼着哄他入睡。


虽然有些不合适,但是……哈哈,他可以告诉那个人,这是一首求爱的曲子。


Chris总会相信他的。他兀自笑了笑,还是决定自己应该抽出时间将钢琴捡起来,他喜欢弹钢琴,更喜欢弹给那个人听。


衣襟上染上了深色的酒渍,他撇了撇嘴打算去卫生间清理一下,台上的Antony已经在男男女女的口哨声和掌声中上身光裸了。


sebastian也吹了声口哨,不错哦,身材!虽然和我的男朋友比起来还差了点儿!


他就那样洋洋得意的,得意着,自满着,幸福着朝走廊尽头的卫生间走去。


所以他被带着酒气的男人扑压在走廊的墙壁上时,一瞬间sebastian觉得很懵……他知道自己做事的态度,安保系统不可能有漏洞,然后他模糊的看清了袭击者,硬生生的将呼救咬了下去,“Mr.Thomas?您喝醉了吗?”


胡子拉碴的男人朝他的脸上喷洒着带酒精的唾沫星子,双手狠狠的揪紧他的衣襟:“我知道你他妈是谁!我……”


恶臭的酒气随着那个嗝喷在他的脸上,sebastian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开clint,整了整自己的衣冠:“民主党刚刚输了网络投票,您就硬闯进共和党的party对党魁的私人助理动手动脚?!!”sebastian想了想,冷笑着将擦手的纸巾扔到他身上:“噢,介于你只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怎么会有种动手动脚呢?别在这里恶心……”


“Posilalu Alexie。”clint眼睛通红,带着毒蛇般的笑容半躺在地上仰视着他,“噢,你觉得你们真的能完全相信Charlie这个老油条?”


sebastian耸了耸肩,“哦,你们原来也会干活儿啊!那麻烦你们了……说实话,那种人渣我早就看不惯了!”


男人吭哧着手撑着地站了起来,身形有些歪斜,懒散的靠在sebastian身边,看着他侧脸的目光粘腻又恶心:“no,no,no……Posilalu,我们的目标怎么是Charlie那头笨猪呢?”


“劲爆:共和党党魁的私人助理从事性工作!这个标题你喜欢吗?”他的手从sebastian身后穿过,搂住了他的腰身,“春风得意的下一句是什么来着?嗯?然后,因为您,容忍贪污腐败什么的,啧啧啧……”


sebastian翻了一个白眼,嫌恶的将那个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推开,然后躲瘟疫似的跳开了几米远,“请做大一点儿!你应该知道我们很想争取移民部分的票选吧?”他拍了拍自己被男人压过的外套肩头,最后实在忍受不了了似的脱了下来,用手捻着,声音云淡风轻:“拜托你们设计的时候不要那么为我们着想……哦,对了,您现在还喜欢苹果吗?还是,已经到了榴莲了?嗯?”


“味道太大,估计您是享受不了的。”sebastian扁了扁嘴,男人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还有,需要我为您联系肾脏专家吗?您在卫生间这里,这么……您知道的,排尿困难也必须早治。”他贴心的看了看男人毫无起伏的裤子裆部,然后听到远处一声控制不住的轻笑,穿着紧身黑色拳击内衣的Antony从走廊远处走近,腱子肉隆起,阴沉又礼貌的站在sebastian身边看着clint:“走错路了吧,Thomas?你知道的,女厕在那边!”


下一刻clint就在Antony和sebastian的大声的嘲笑中落魄跑路,当然,没有加那一句你们给我等着。


sebastian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Antony:“我们应该开始准备了。”


男人咬着下唇,“Chris……”


sebastian露出笑容,“不告诉他,就……木已成舟,他只能接受。”


“不是。”男人宽大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温和:“他现在走不开,一直在担心你……他……”


“我知道。”sebastian幸福又苦涩的低下头,可是能怎么办呢?


TBC。


作者有话说:作为一个写手,这两天一直都在写这个文,其实构思的时候没有这么甜,可能是我对专业知识知道的太少。


里面那首罗马尼亚民谣是我百度的,中文名叫《照镜子》还挺好听的,然后我中文翻译为罗马尼亚语(网页翻译的),很抱歉,是这样来的。


还没说完,希望看文的妹子都出来说说话,真心的,说一说作者如何OOC什么的都可以哦!我还很喜欢这篇文呜呜……



评论

热度(16)

  1. 阿银每年都躺在盾冬坑底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银的私密屯文地
  2. 内谁请叫我八仔肥美帝 转载了此文字
    留存,明天看。